The Living and Enduring Word (神长存永活的话语) – I

在过去的星期五和星期六,大半的时间都是花在新加坡圣经学院。因为在这期间举行了一个Expository Preaching Conference(释经讲道大会)。讲员是著名的神学家,解经家,作家D.A.Carson. 小弟参与此大会,获益匪浅。现在将第一堂的讲题资料略作处理翻译成中文,作为小小的贡献。第一个题目是神的话语。如果同时出席此大会的弟兄姊妹发现遗漏或是谬误,请大方指出,让我以便做出纠正。如果这样的方式对大家有帮助的话,我也可以在翻译大会的其他信息。这是以神的话语作为主体的讲座的第一个部分。第二部分将在过几日在刊登在此博课上。

开场白

l 今天和明天的讲题主要涉及的首先有关于圣经的权柄、清晰、充足,之后我们将讨论这些对于释经讲道如何应用。

l 虽然很多基督徒在口头上承认圣经的权柄,清晰和充足,我们往往发现这些信念并不都付诸于实践经验中。这种现象的发生,很可能是因为我们对圣经的权柄和无误尚未有着充足的信心。

圣经的权柄

一共有六个重点:

1. 神是个说话的神。

许多的系统神学,在建立圣经的教义时,往往从启示的教义开始,作为基础。这样可能忽略了神是比启示更加根本的。如果神不是说话的神,就无启示可言。

2. 圣经无论从宏观还是微观,都是神的话语。

在许多旧约经文论到神的话语时,有单数(word)和复数(words)之分。前者泛指整本圣经的信息为神的话语,后者则强调圣经里的每个字都出于神。

3. 权柄与真理有关。在圣经里,两者皆与信有关。

一般外界使用faith(即信心或信仰)时,可以泛指a)某个宗教 或者b) 一种主观,宗教性的选择(即你有你的信仰,我有我的信仰)。虽然圣经使用faith此字的意思多样,但从来并没有像以上所述的使用方式。

例如:哥林多前书15章。哥林多教会的一些信徒虽然相信耶稣从死理复活,但是怀疑在末日人死后是否复活。保罗在12节到19节里论及此事,大力推说耶稣的死里复活代表了有死人复活。反之,若是以后没有死人复活,耶稣也不曾复活。“既传基督是从死里复活了,怎麽在你们中间有人说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呢? 若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 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 并且明显我们是为神妄作见证的,因我们见证神是叫基督复活了。若死人真不复活,神也就没有叫基督复活了。 因为死人若不复活,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 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 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灭亡了。 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林前 15:12-19) 保罗的逻辑十分清楚,最后一节尤为叫人惊讶。若是信心(既盼望)的对象是错误的,基督徒比众人更可怜。

唯有信心的对象的真实能够印证信心本身。因此,信心的建立并非在于相信!相信!等如此的劝勉,而在于真理的阐明和辩护。如此类推,我们若要建立会众或者弟兄姊妹的信心,唯有学习如何将真理阐明在他们眼前。

权柄有可能建立于某种表达方式,或某种资历。但真正的权柄建立于所述说的道理是否符合现实。唯有贴近真实的道理才能树起真正的权柄。

4. 权柄与耶稣基督有关

真理并不一定产生信心,也有可能导致不信。我将真理告诉你们,你们就因此不信我。 (约翰 8:45) 这节经文令人惊讶之处,在于真理与不信的关系。因为耶稣将真理告诉犹太人,导致了他们的不信。

许多的哲学可能将真理分成两种:Propositional(表示真理是可以以各种命题一一阐述)
或者 Personal(表示真理是生活化位格化的)。虽然在约翰福音里,基督曾将宣告我是真理!…”,但是这只是仅仅一次罢了。反之,在约翰福音里,有8次类似若非你们相信。。。(某个命题)。。。,你不能得救的句子。基督徒可以相信真理既是Propositional, 也是Personal的,不需要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5. 权柄与圣经的默示有关,圣经与教会历史皆有凭证

在英文里,圣经的默示是使用inspiration之类的字眼表示。在耶柔米(Jerome)与奥古斯丁(Augustine)之间的通信,曾用inspired来形容屈梭多模(Chrysostom)的讲道。初期教会诸如此类的使用,导致有些学者认为圣经的崇高地位只是19世纪的产物而并非教会两千年以来的立场。这种说法忽略了一个词汇(即指inspiration)的意义能够经历时代的变迁,也能够有比我们想象中较为广泛的意思。耶柔米也在和奥古斯丁的通信中坚持新约里福音书无误。无论他对屈梭多模的讲道如何地欣赏,应该是无法以无误二字将其形容!

圣经本身对于默示的见证自然取自提摩太后书316之类的经文。所有对待解经认真的学者都应该读B.B.Warfield的一篇文章“On
the inspiration of the scriptures”
。此文章大力的坚持默示的对象并非圣经的作者本身,而是圣经里的每一字每一句。而且圣经的默示并不限制其形成的过程。

6.
圣经的宣城(Ontology)与现象(Phemonology)

在建立一个圣经的教义时,有两个途径可循。首先是通过圣经的自称(圣经对于自己本身作出了什么样的宣称)。如此,能够看到经文说自己是永恒的,是按立在天等等。另外一方,观察圣经如何使用圣经时(尤其是新约如何使用旧约),也可以察觉圣经作者对于圣经的权柄如何看待。虽然,在研究现象和宣称的过程中可能发现迥异的结论,但是基于对神的话语的信心,我们可以耐心等待找出更多的证据,放下定论。

圣经的清晰(Claritas Scriptura

圣经是清晰易了的。这个教义的形成或多或少受到历史时代的影响。此教义强调的最强时,正是宗教改革更正的时期。当时的罗马天主教已经形成了解经必须通过天主教的训导权(Magisterium)。天主教此教义的形成,给予的原因是圣经过于难懂,如果让一般信徒自己解经,将会造成混乱和分歧。改革宗的先驱们极力反对,因为这样无疑把教会的权柄放在圣经之上。教会应该伏在圣经的权柄底下。

后现代主义带来冲击。硬派的后现代主义者强调一切,根本上来说,是未可知的。因为我们的有限,我们看待任何一样事情都是有观点的(Perspectivalist)。如此,我们没有人能够掌握确实的知识。基督徒可以承认自己的有限,也同意每个人都是有观点的局限。唯有神不受观点的限制,因为神是全知的。但是,基督徒不需要因此而就同意说我们未能掌握确实的知识。尤其是因为经文常常提到,神如此说是要我们知道之类的言语。因此,我们能够有确据地知道认识,是圣经已经假设的前提。

圣经的清晰并不意味着所有的经文都一样清楚,所有的解经家有同等的恩赐,所有的解释都正确。也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教师,因为圣经清楚显示神将教师赐给教会。但是教师的权柄是伏在圣经之下的。 圣经是人人皆有可能理解的,并非某小群人的专利。认识圣经的途径是可以学习传授的,不是任何一种说不出的奥秘或魔术。

Advertisements

3 Responses to The Living and Enduring Word (神长存永活的话语) – I

  1. Moses Ng说道:

    Dear Edward,

    Thanks for your hardwork. I will ask my schoolmates to take a look.

    Some of my schoolmates are forming Book Club. The next book club will be on next semester.

    Regards & God bless

  2. Sim Joon Edward说道:

    Hey…

    Thanks for dropping by. What is the book club about?

    regards
    Edward

  3. Hedonese说道:

    Welcome to blogdom bro! May the Lord continue to use people who combine robust theology with networking technology for an Asian Awakening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