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罗马书1-3章看同性性行为

十一月 22, 2007

在近期,我在一间教会分享了有关于同性恋这个课题。在接下,有一系列的帖都会以这个作为专题。

经文:罗马书1:16-2:1, 罗马书3:9, 罗马书3:21-26

与同性性行为(homosexual behaviour)有着最直接的关系的经文自然是罗马书1:26-27——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经文取自于和合本圣经)

如果直接提到这个专题的经文只有两节,为何需要看那么多的经文呢?因为我们必须避免断章取义,我们需要从上下文来看这两节。首先,必须明白保罗在这里的逻辑:上帝的忿怒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而以下的经文让我们发现,把不虔放在不义以先并非偶然,因为在下来的经文,保罗首先提出人不把神当神啦敬拜侍奉,反而拜所造之物(21-23)。而这个敬拜上面出现的问题,导致了三个后果——第24节的所以,第26节的因此,第28节的既然。

从所看到的经文,对于同性性行为,我们能够做出7个观察:

1.同性性行为是错的

从26-27节的字里行间看得出来。那里形容他们的情欲乃是“可羞耻的”,男和男行了“可羞耻的事”。又指他们欲火攻心,彼此贪恋。

2.同性性行为只是病征,而非病根。

这个从保罗这里所要证明的逻辑看得出。不虔导致不义是重要的先后次序。因为拜偶像,导致他们的思想情欲上的问题,而跟着有着不同的变相性行为。所以,同性性行为并非真正的问题。这个罪底下的罪乃是拜偶象。

3.同性性行为是神忿怒的彰显。

从上述的经文里,在24,26,28节里分别有三个神的任凭。而且,每个任凭之前有着“所以”、“因此”、“既然”等因果句。而且显然,三个任凭的“因”相同——白偶像。这里说的任凭,指着神的主动和主权。而当你将这个前因后果连接起来,就看出,神因为人们的拜偶象,而将他们交与各种邪青癖好,是神对于人们拜偶像的审判,是神忿怒的彰显。

4.同性性行为是神怜悯的彰显。

这点虽然不能从经文里直接看得出来,但是从整个罗马书的上下文即可看得出来。由于同性性行为非病根乃病征,所以这也是神让人们意识到自己生命的问题的途径。拿个比方,我们是如何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毛病?乃是从我们自己的病征看得出来。神大可不理会人们的拜偶像。倘若神真是神,他是世上最好的。若神看到我们拒绝了世上最好的而无动于衷,岂非不仁不义?因此,神的任凭是神的怜悯。

5.同性性行为并不是比其他罪更为严重的罪。

在这里指出的神的三个任凭里面,第三个在28节。保罗也在那一段经文里列出一连串不同的罪行。这些也是神的任凭,也是因着人们拜偶像的缘故。而保罗说行这样事的人都是当死的(32杰)。既然行这些事都是该死的,那就没有轻重之分。那为何保罗特意指出人们的变相性行为(24,26节)呢?(而且显然不只是包括同性性行为)可能保罗指着是当时罗马时代最普及显眼的罪。这只是一个假象。不然,当从经文来看,很难看出同性性行为乃特别严重的罪。

6.保罗指出这个问题,只是要让人知罪(罗2:1, 3:9)

当保罗在第一章里指出人们的拜偶像而接着产生的邪情癖好时,或许有些在“旁听”的道德家或宗教分子会对保罗说,“骂得好!”,对自己说,“他不是说我!”。但是保罗很快得指出,“你这论断人的,无论你是谁,也无可推诿。你在什麽事上论断人,就在什麽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这论断人的,自己所行却和别人一样。 罗2:1” 这里非常严厉的地方,是保罗并非只是说你们也有错,而是说,你们犯同样的罪。换句话说,你们这些道德家、宗教分子也是拜偶像,有着邪情癖好。因此,我们对于保罗在罗马书3:9的结论并不感到奇怪——人人皆在罪恶之下。所以,保罗指出这个罪,并非为了维持所谓的道德标准,或是从道德家,宗教分子的角度看这个问题。他是从福音的角度来看事情,而福音的第一步,就是让人人知道他们有罪。

7.无论是同性性行为的罪,还是任何罪,解决方法是十字架

这点是从上一点接着下来的。保罗在第一章到第三章所要证明的问题非常明显——神的忿怒向一切不虔不义的人显现,而且神的忿怒不但是指着那些明显是拜偶像、有着邪情癖好的人,也指着这所谓的道德家、宗教分子、犹太人等等,因为他们同样拜偶像,有着邪情癖好,只是不像先前的那批人那么明显而已。而神的忿怒的问题的解决方式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我们在十字架上作了挽回祭(Propitiation)的耶稣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