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正统、行为正统、情操正统 Orthodoxy Orthopraxy Orthopathy

三月 18, 2009

当我们谈及正统(Orthodoxy)的时候,我们往往只是强调思想层面的正确而忽略了行为和情操的正确性。我们信仰的先辈却并不如此,反而极为关切注意正确的信仰是否引导出正确的生命。我从Pyromaniacs博客里看到了这段著名清教徒(Puritan)约翰欧文的一段话。此话甚是醒人,与大家共勉之。以下乃小弟的翻译,若是想读英文版本,需要通过此链接

“…殷勤努力地将我们相信的,我们为之争辩的真理的大能在我们的心上常住,以至我们不是为观念而争辩,而是为我们在灵里有实际认识的而争辩。只有当我们的心是依照头脑所相信的教义的铸型打造时;当真理的凭据和必要性常住在我们里面;当不只是字意在我们脑中,而我们心里感受到字句所指向之物;当我们在为之所争辩的教义里面与神相交,我们才能够靠着神的恩典,在众人的攻击之下,站立得稳。而没有这一切,我们的争辩全是徒然无用。如果我心里完全没有他是与我立约的神的甜蜜,我虽力辩基督是神,那能使我更好吗?如果我因自己的不信而导致神的忿怒常在我身上,我也没有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的经验(那就是说,我在神面前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地位,是已经将我的罪归算于他,将他的义归算于我,此甚美之事),我虽据理力争他偿还了我的罪债,那又与我何干呢?如果我并没有在经验中理解我灵里死亡;没有理解我无能行善,没有理解我低档神的律法;,没有理解此乃是我灵魂的本性;没有体验到神以极大的能力赐力给我,帮助让我领悟,在我里面结出顺服的果子的话, 就算我承认并力争神是借着圣灵不可拒绝的恩典使罪人归主,那又与我有何益处呢?让我们能够在受试探的时刻能够依然抓着真理不放的唯有在我们心里运行的真理的大能。所以,让我们不要以为我们因为能够争辩,就在福音伟大的教义上有更强的信念。除非我们发现这些真理的大能在我们的心上常住,也不断地在神面前的地位和与神的交通里面经验到这些真理的美妙性和必然性。”

翻了蛮辛苦的。请经过的弟兄姊妹点评一下。但是,我想,这是我们需要听到的。单单在我们头脑里面运转的念头,是不会使我们骄傲的心谦卑下来的。唯有当这些教义成为圣灵改变我们的器皿的时候,我们才会谦卑在神的面前。正统不只是在念头上而已。

Advertisements

The Living and Enduring Word (神长存活着的话语) – II

十一月 13, 2007

在前一堂的讲课里面,Carson教授坚持圣经的权柄和清晰。在这堂课里,他主要讲的要点有三:其一,圣经的完整性;其二,什么是释经讲道?其三,圣经的权柄、清晰、完整性应当如何影响释经讲道呢?

圣经的完整性(Sufficiency of Scriptures)

a.历史的回想

圣经的完整性这个教义的形成无疑是受到宗教改革时期总改革家和天主教之间争辩的影响。当时天主教相信圣经只不过是神寄存于教会的启示的一小部分。改革家对此的回应是坚持圣经乃是衡量一切的准绳。

b. 完整性是什么意思?

  • 圣经不能教导我们如何进行脑科手术、如何操纵电脑等等
  • 完整性并非表示我们能够从圣经里学习一切
  • 但是,圣经是足以教导神的子民如何按着神的旨意生活,并且预备他们迎接永恒(prepare them for heaven)
  • 提摩太后书3章16节已经将圣经的功能提示给我们知道
  • 神既在古时藉著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 就在这末世藉著他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也曾藉著他创造诸世界。(希伯来书1:1-2)这节经文让我们看见,神在末世藉着他儿子启示我们。
  • 因此,新约的启示基本上就是子的启示。
  • 末世-表示历史的见证人的重要性。(这点记得不清,大概是指基督教信仰跟历史连带重要关系。末世之所以称之为末世是因为在此之前发生了某件改变历史的事情)
  • 那这个跟我们培灵、圣化的过程有何关系?
    • 圣经是衡量一切的准绳。所以,真正能导致有培灵、圣化的效果的只有圣经本身。对此,圣经已经给予我们一切所需

什么是释经讲道

  • 基本上是一种将所有的重点都基于圣经经文的讲道
  • 讲道系列不一定按书卷顺序安排,大可有“试探系列”(即从亚当夏娃的试探,约瑟受的试探到耶稣受的试探的经文作为一系列),或是可以有“神的异象系列”(即讲解诸如以西结、以赛亚等看见神的异象的经文作为一系列)如此这般的讲道系列
  • 每个讲道的经文的篇幅可长可短。譬如,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讲罗马书讲了十三年之久,而且尚未讲完全书就退休。但是,另一个讲员可能在一个校园布道会里,在一个星期之内讲了罗马书第一到第八章
  • 专题讲道有可能有它的盲点,忽略的地方。释经讲道的优势在于因为注重一段一段地讲解圣经,能够宣讲神的整个旨意。
English-Chinese Bible
  • 由于释经讲道的重点都取自于经文,此类的讲道能够教导会众如何读圣经。
  • 再者,大可在讲道的前言里将讲道所涉及的主题视察一番。譬如,在讲解怀疑的多马时,可以在前言里解释怀疑有很多种,进入经文时再阐明多马的怀疑是属于哪一种。
  • 在讲道的历史里面,讲道还有另一个层面。
  • 释经讲道并非只是知识层面的喂养罢了。主要的目的是通过讲道而是神再次启示自己,让会众能够通过神的话语的阐明与神相遇。
  • 需要接着圣灵的恩膏、神话语的能力使会众与神相遇。
  • 释经讲道并非一种令人欣赏的艺术,而是神特意指定作为向他子民再次启示自己的管道。

圣经的权柄、清晰和完整对于委身于释经讲道的传道有何帮助?

  • 因为圣经是清晰的,所以传道无论是在准备讲章或正在讲道时,都能有信心胜任。
  • 能够使到讲道本身带有权柄。虽然派博(John Piper)和凯勒(Tim Keller)的讲道方式迥然不同,但两者的讲道皆带权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都藏于圣经之后。如果讲道后有人挑战他们所传讲的,大可讨论如何解释经文。但是如果问题不在于经文的解释是否错误,那挑战之人不但是挑战牧师传道,而且是挑战全能的神。因为,圣经的意思即神的心意。
  • 因为委身于释经讲道,信息有合乎圣经的专注。(原本说的是Narrower Focus,较狭隘的专注)罪、圣洁、新天新地等都是圣经重视的主题。释经讲道能够让神的话语来拟定章程。


The Living and Enduring Word (神长存永活的话语) – I

十月 29, 2007

在过去的星期五和星期六,大半的时间都是花在新加坡圣经学院。因为在这期间举行了一个Expository Preaching Conference(释经讲道大会)。讲员是著名的神学家,解经家,作家D.A.Carson. 小弟参与此大会,获益匪浅。现在将第一堂的讲题资料略作处理翻译成中文,作为小小的贡献。第一个题目是神的话语。如果同时出席此大会的弟兄姊妹发现遗漏或是谬误,请大方指出,让我以便做出纠正。如果这样的方式对大家有帮助的话,我也可以在翻译大会的其他信息。这是以神的话语作为主体的讲座的第一个部分。第二部分将在过几日在刊登在此博课上。

开场白

l 今天和明天的讲题主要涉及的首先有关于圣经的权柄、清晰、充足,之后我们将讨论这些对于释经讲道如何应用。

l 虽然很多基督徒在口头上承认圣经的权柄,清晰和充足,我们往往发现这些信念并不都付诸于实践经验中。这种现象的发生,很可能是因为我们对圣经的权柄和无误尚未有着充足的信心。

圣经的权柄

一共有六个重点:

1. 神是个说话的神。

许多的系统神学,在建立圣经的教义时,往往从启示的教义开始,作为基础。这样可能忽略了神是比启示更加根本的。如果神不是说话的神,就无启示可言。

2. 圣经无论从宏观还是微观,都是神的话语。

在许多旧约经文论到神的话语时,有单数(word)和复数(words)之分。前者泛指整本圣经的信息为神的话语,后者则强调圣经里的每个字都出于神。

3. 权柄与真理有关。在圣经里,两者皆与信有关。

一般外界使用faith(即信心或信仰)时,可以泛指a)某个宗教 或者b) 一种主观,宗教性的选择(即你有你的信仰,我有我的信仰)。虽然圣经使用faith此字的意思多样,但从来并没有像以上所述的使用方式。

例如:哥林多前书15章。哥林多教会的一些信徒虽然相信耶稣从死理复活,但是怀疑在末日人死后是否复活。保罗在12节到19节里论及此事,大力推说耶稣的死里复活代表了有死人复活。反之,若是以后没有死人复活,耶稣也不曾复活。“既传基督是从死里复活了,怎麽在你们中间有人说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呢? 若没有死人复活的事,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 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你们所信的也是枉然; 并且明显我们是为神妄作见证的,因我们见证神是叫基督复活了。若死人真不复活,神也就没有叫基督复活了。 因为死人若不复活,基督也就没有复活了。 基督若没有复活,你们的信便是徒然,你们仍在罪里。 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灭亡了。 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林前 15:12-19) 保罗的逻辑十分清楚,最后一节尤为叫人惊讶。若是信心(既盼望)的对象是错误的,基督徒比众人更可怜。

唯有信心的对象的真实能够印证信心本身。因此,信心的建立并非在于相信!相信!等如此的劝勉,而在于真理的阐明和辩护。如此类推,我们若要建立会众或者弟兄姊妹的信心,唯有学习如何将真理阐明在他们眼前。

权柄有可能建立于某种表达方式,或某种资历。但真正的权柄建立于所述说的道理是否符合现实。唯有贴近真实的道理才能树起真正的权柄。

4. 权柄与耶稣基督有关

真理并不一定产生信心,也有可能导致不信。我将真理告诉你们,你们就因此不信我。 (约翰 8:45) 这节经文令人惊讶之处,在于真理与不信的关系。因为耶稣将真理告诉犹太人,导致了他们的不信。

许多的哲学可能将真理分成两种:Propositional(表示真理是可以以各种命题一一阐述)
或者 Personal(表示真理是生活化位格化的)。虽然在约翰福音里,基督曾将宣告我是真理!…”,但是这只是仅仅一次罢了。反之,在约翰福音里,有8次类似若非你们相信。。。(某个命题)。。。,你不能得救的句子。基督徒可以相信真理既是Propositional, 也是Personal的,不需要在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5. 权柄与圣经的默示有关,圣经与教会历史皆有凭证

在英文里,圣经的默示是使用inspiration之类的字眼表示。在耶柔米(Jerome)与奥古斯丁(Augustine)之间的通信,曾用inspired来形容屈梭多模(Chrysostom)的讲道。初期教会诸如此类的使用,导致有些学者认为圣经的崇高地位只是19世纪的产物而并非教会两千年以来的立场。这种说法忽略了一个词汇(即指inspiration)的意义能够经历时代的变迁,也能够有比我们想象中较为广泛的意思。耶柔米也在和奥古斯丁的通信中坚持新约里福音书无误。无论他对屈梭多模的讲道如何地欣赏,应该是无法以无误二字将其形容!

圣经本身对于默示的见证自然取自提摩太后书316之类的经文。所有对待解经认真的学者都应该读B.B.Warfield的一篇文章“On
the inspiration of the scriptures”
。此文章大力的坚持默示的对象并非圣经的作者本身,而是圣经里的每一字每一句。而且圣经的默示并不限制其形成的过程。

6.
圣经的宣城(Ontology)与现象(Phemonology)

在建立一个圣经的教义时,有两个途径可循。首先是通过圣经的自称(圣经对于自己本身作出了什么样的宣称)。如此,能够看到经文说自己是永恒的,是按立在天等等。另外一方,观察圣经如何使用圣经时(尤其是新约如何使用旧约),也可以察觉圣经作者对于圣经的权柄如何看待。虽然,在研究现象和宣称的过程中可能发现迥异的结论,但是基于对神的话语的信心,我们可以耐心等待找出更多的证据,放下定论。

圣经的清晰(Claritas Scriptura

圣经是清晰易了的。这个教义的形成或多或少受到历史时代的影响。此教义强调的最强时,正是宗教改革更正的时期。当时的罗马天主教已经形成了解经必须通过天主教的训导权(Magisterium)。天主教此教义的形成,给予的原因是圣经过于难懂,如果让一般信徒自己解经,将会造成混乱和分歧。改革宗的先驱们极力反对,因为这样无疑把教会的权柄放在圣经之上。教会应该伏在圣经的权柄底下。

后现代主义带来冲击。硬派的后现代主义者强调一切,根本上来说,是未可知的。因为我们的有限,我们看待任何一样事情都是有观点的(Perspectivalist)。如此,我们没有人能够掌握确实的知识。基督徒可以承认自己的有限,也同意每个人都是有观点的局限。唯有神不受观点的限制,因为神是全知的。但是,基督徒不需要因此而就同意说我们未能掌握确实的知识。尤其是因为经文常常提到,神如此说是要我们知道之类的言语。因此,我们能够有确据地知道认识,是圣经已经假设的前提。

圣经的清晰并不意味着所有的经文都一样清楚,所有的解经家有同等的恩赐,所有的解释都正确。也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教师,因为圣经清楚显示神将教师赐给教会。但是教师的权柄是伏在圣经之下的。 圣经是人人皆有可能理解的,并非某小群人的专利。认识圣经的途径是可以学习传授的,不是任何一种说不出的奥秘或魔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