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 Dark Materials: The Golden Compass 黑暗物质:黄金罗盘

十二月 4, 2007

《金色罗盘》(The Golden Compass)于十二月五日要在新加坡各大电影院播放。这部电影的情节是基于菲利普·普尔曼(Philip Pullman)的奇幻儿童小说。这是普尔曼的黑暗物质(His Dark Materials)三部曲的第一部。他的奇幻儿童文学刻意模仿克利夫·史戴普·路易斯(C.S.Lewis)著作纳尼亚传奇(The Chronicle of Narnia)。两个传奇都有类比之处——在路易斯的故事里,纳尼亚传奇世界的主人翁之一露茜(Lucy)是因为躲进衣橱里面才发现纳尼亚的新天地;《金色罗盘》的主人翁女孩莉拉(Lyra )则是躲在衣橱里的时候无意间听见了她叔叔的谈话而因此展开了一个探险的旅程。路易斯的传奇里充斥着基督教的思想,另一方面,普尔曼的著作里面充斥着批判基督教,无神论的思想。普尔曼自己承认他的著作说的就是有关于“杀死神”的(“My books are about killing God”)。这个新的电影的播放使到网上许多的论坛博客议论纷纷,众说纷纭。许多人也收到了电邮,警告基督徒不可前去观看这部电影。我尚不知中文界的教会已经有什么人做出了反应。美国的天主教联盟已经发出了禁看令,展开了一个推广基督徒应该集体抵制这部电影的运动。

美国的著名神学家朱门(Carl Trueman)和牧师雷肯(Phil Ryken)针对此事就持有不同的意见。两者皆是热爱福音,信仰纯正的基督徒,但是面对同样的课题,却有着迥然不同的结论。朱门认为无需小题大做,而且抵制只会增加好奇,扩大市场效应。雷肯则稍微不同意,以为普尔曼的作品不能够和一般的奇幻故事比较,因为普尔曼已经清楚表示自己的著作的无神论,反基督教的观点。

雷肯(Phil Ryken)和朱门(Carl Trueman)因这个课题而在Reformation21博客上展开唇枪舌剑。

有关此课题朱门所发表的帖(英语):天主教联盟与普尔曼还有黑暗物质嗯。。

有关此课题雷肯所发表的帖(英语):归类错误?黑暗物质的黑暗捍卫对普尔曼的批判阅读非信徒的作品

由于Refomation21是个类似一个小圈子的朋友的谈话,所以若是想完全跟随其中交谈的流程并非易事,但是相信从以上的连接可以一瞰其内容大概。

据说,英国教会(Anglican Church)的主教威廉姆斯认为普尔曼的作品只是针对某种集权欺人的宗教组织,而并非真正的基督教。他甚至非常支持推广这些小说。

就在昨天, 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莫勒(Albert Mohler)也在他的电台广播里面发表了他的意见。他本人已经观赏过这部影片,对此影片和书籍,他的意见能够在(英语MP3)下载。

《今日基督教》 (ChristianityToday)也在纪录了许多不同的基督徒的反应。该网站里也有个《无需惧怕罗盘》的一个评论文章,也算是比较客观平衡的观点,尤其令人醒目的是提醒基督徒,与其定普尔曼的罪,不如为他祷告。

虽然在下尚不知这部电影将要对所有人的影响,但是华文教会应该不落人后,开始讨论理解这个课题。因为,肯定的是,在这个十二月的假期,有许多的小朋友将会观赏此片。

朋友,不知你意下如何?


如何对待帮助与同星恋倾向有挣扎的弟兄姊妹

十一月 30, 2007

这是续《从罗马书1-3章看同性性行为》以后的帖。这个题目相当的广,实在无法一言蔽之。对待每个人的总纲就是爱。因此,如何对待一个人是没有方程式的。以下的分享,只是企图拟定一些原则提供各位参考,而且针对的题目是在于如何帮助与同性恋倾向有挣扎的弟兄姊妹(即同意同性性行为是罪,而与此挣扎的弟兄姊妹)。

首先,我要谈谈我对和这方面有挣扎的弟兄姊妹的处境的看法:

1. 他们的挣扎并不是异性恋者可以轻易理解的。

所以,我也不会假装我理解很多。据我所知,就是与同性之间不但有着肉体上的吸引,其中还牵涉到个人定位,渴望与同性建立亲密关系等等。一般上,异性恋者对于同性恋者的看法只是从自己的角度将异性以同性代之作为了解的基础,可能是不足够的。这方面,我承认我还是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当然,理解的困难也在于很多的时候,有同性恋倾向的本身也不一定真正自我认识,亦或者没有诚实地自我面对。

2. 激励守望与有同性恋倾的弟兄姊妹需要加倍的努力

因为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媒体的缘故,他们很容易怀疑我们的动机。以为我们患有同性恋恐惧症( homophobic ),或是有某种道德宗教使命感。他们非常敏感于别人异样的眼光。而我们基督徒绝对不可说他们活该的,更不能够把他们当成是特别的级别的人对待。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我们的自义(Self-righteousness)是很容易明显的。所以我们必须加倍的努力确保我们在帮助他的时候,我们是真心为他的好处着想的。这是我们应该自我检讨的地方。

3. 要专注在拜偶像的问题,或是他跟神的关系 — 牵涉到悔改的问题

从罗马书我们看见:罪的根本是人拜偶像。在同性性行为的罪底下有更深的罪。一个人可能表面上改变他的行为,但是却没有真正的悔改。让我从 Tim Keller 的讲道当中取一个例子说明。他认识一个男人,本来是一个到处和不同的女子同床的人。但是后来他加入了教会,这个淫乱的习惯也改掉了。可是,他不论参与任何的委员会或事工都会带来纷争。为什么呢?因为他真正的偶像不肉体上的关系,而是从他跟这些女人的关系中所享受到的控制权。因此,他一进入任何组织,就想要夺取控制权,于是产生许多的争权夺利。他真的悔改了吗?这样的悔改可能只是表面上的。我们必须有更多的耐心明白彼此的生活,以找出真正的偶像,带来真正的悔改。必须谨记于心的是:我们真正的目的不只是要帮助弟兄姊妹能够胜过与罪的挣扎,而是帮助彼此如更加地在生命中真正的敬拜神。使到一个人真正的与神和好,才是真正的悔改。

4.一方面不能妥协,一方面不能自义。福音是主要的关键。 — 牵涉到成圣的问

我们的成圣 (Sanctification)是建立在称义(Justification)的基础上的。那表示说,我们之所以被神所接受,完全是依靠主耶稣为了我们所做的工作而没有半点一滴是依靠我们的行为。神称我们为义,乃是将耶稣基督的义归算(Impute)在我们身上,从而我们得以穿戴耶稣的义进入神的同在。我们所行,成圣的进度如何,并不包括在我们的称义里面。如此的考量,能够帮助我们如何去面对罪的问题。一方面我们不能自义,因为得救乃是本乎恩。无论同性恋者或非同性恋者,在神面前被接受,只有一条路,那就是通过耶稣的义。若是我们真的相信福音,如何能够自义呢?另一方面,由于知道神在基督耶稣里完全地解决了罪的问题,我们能够不妥协圣经的教训去面对罪。

5. 不能够把同性性行为的罪当成是比其他的罪严重

从罗马书里,我们看见所有的罪是该死的。小弟以为,把同性性行为的罪看为更加严重,是不符合圣经的教导的。而我们怎么能够看出这种思想在我们心里已成为惯性?试想想,每当你和教会里的弟兄姊妹讨论此课题时,是否总是隐藏着“他们不在我们当中”的思想?换句话说,如果你察觉到在和你讨论的弟兄姊妹里面,有一个人有着这方面的挣扎,你是否会改变你的谈吐?基督徒往往犯上一种惯性的思维,那就是以为有此倾向的弟兄姊妹不在我们当中,将“有同性恋倾向”者归入“他们”的范畴,与“我们”无关。如此的思想是把同性性行为的罪看为更加重要而下意识犯下的错误。在此并无“他们”“我们”的区别。教会外面人所犯的罪,在教会里面亦有。

6. 要帮助一个与这方面挣扎的人,必须有一个有爱心的群体。同性恋倾向的挣扎需要通过健康的同性关系帮助。

一个未婚者,如何克复一个“急需伴侣”的心态呢?除了与神有着美好的关系之外,一个有爱心,彼此扶持彼此勉励的群体是很有帮助的。很遗憾的是,如此真正在主里相交的群体是少数的。较为肤浅的社交,替代了弟兄姊妹之间应有的深交。我们是否能够在彼此面前毫无隐藏?我们是否能够在彼此面前坦诚地承认我们的罪?我们是否认真地彼此劝勉?一个身处于如此相交的团契的弟兄姊妹,是没有时间寻找其他的替代品的。同样,一个与同性倾向有挣扎的人,需要通过一个接受他,在实际当中显示主耶稣基督的爱的群体帮助他胜过挣扎。尤其与挣扎者同性的人,更需要与他建立健康友好的关系,以爱心扶持。


自我中心的神?

十一月 28, 2007

如果你读到“新约神学最基本的主题就是神通过耶稣基督借着圣灵高举自己”之类的词句的时候,你的回应是什么?美国阿斯伯里神学院(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的新约教授威瑟林顿(Ben Witherington III)在评论某本有关新约神学的新书时,对此作出了一些感想。他认为这样的描述神,是把神作为一个自私的神,一个自我为中心的神。如果神所行之事皆出于为自己谋取更多的荣耀和赞美,那神奇岂非自恋?这样的说法又怎么能与耶稣那自我牺牲的爱相符呢?

亲爱的读者,你觉得怎样呢?


从罗马书1-3章看同性性行为

十一月 22, 2007

在近期,我在一间教会分享了有关于同性恋这个课题。在接下,有一系列的帖都会以这个作为专题。

经文:罗马书1:16-2:1, 罗马书3:9, 罗马书3:21-26

与同性性行为(homosexual behaviour)有着最直接的关系的经文自然是罗马书1:26-27——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经文取自于和合本圣经)

如果直接提到这个专题的经文只有两节,为何需要看那么多的经文呢?因为我们必须避免断章取义,我们需要从上下文来看这两节。首先,必须明白保罗在这里的逻辑:上帝的忿怒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而以下的经文让我们发现,把不虔放在不义以先并非偶然,因为在下来的经文,保罗首先提出人不把神当神啦敬拜侍奉,反而拜所造之物(21-23)。而这个敬拜上面出现的问题,导致了三个后果——第24节的所以,第26节的因此,第28节的既然。

从所看到的经文,对于同性性行为,我们能够做出7个观察:

1.同性性行为是错的

从26-27节的字里行间看得出来。那里形容他们的情欲乃是“可羞耻的”,男和男行了“可羞耻的事”。又指他们欲火攻心,彼此贪恋。

2.同性性行为只是病征,而非病根。

这个从保罗这里所要证明的逻辑看得出。不虔导致不义是重要的先后次序。因为拜偶像,导致他们的思想情欲上的问题,而跟着有着不同的变相性行为。所以,同性性行为并非真正的问题。这个罪底下的罪乃是拜偶象。

3.同性性行为是神忿怒的彰显。

从上述的经文里,在24,26,28节里分别有三个神的任凭。而且,每个任凭之前有着“所以”、“因此”、“既然”等因果句。而且显然,三个任凭的“因”相同——白偶像。这里说的任凭,指着神的主动和主权。而当你将这个前因后果连接起来,就看出,神因为人们的拜偶象,而将他们交与各种邪青癖好,是神对于人们拜偶像的审判,是神忿怒的彰显。

4.同性性行为是神怜悯的彰显。

这点虽然不能从经文里直接看得出来,但是从整个罗马书的上下文即可看得出来。由于同性性行为非病根乃病征,所以这也是神让人们意识到自己生命的问题的途径。拿个比方,我们是如何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毛病?乃是从我们自己的病征看得出来。神大可不理会人们的拜偶像。倘若神真是神,他是世上最好的。若神看到我们拒绝了世上最好的而无动于衷,岂非不仁不义?因此,神的任凭是神的怜悯。

5.同性性行为并不是比其他罪更为严重的罪。

在这里指出的神的三个任凭里面,第三个在28节。保罗也在那一段经文里列出一连串不同的罪行。这些也是神的任凭,也是因着人们拜偶像的缘故。而保罗说行这样事的人都是当死的(32杰)。既然行这些事都是该死的,那就没有轻重之分。那为何保罗特意指出人们的变相性行为(24,26节)呢?(而且显然不只是包括同性性行为)可能保罗指着是当时罗马时代最普及显眼的罪。这只是一个假象。不然,当从经文来看,很难看出同性性行为乃特别严重的罪。

6.保罗指出这个问题,只是要让人知罪(罗2:1, 3:9)

当保罗在第一章里指出人们的拜偶像而接着产生的邪情癖好时,或许有些在“旁听”的道德家或宗教分子会对保罗说,“骂得好!”,对自己说,“他不是说我!”。但是保罗很快得指出,“你这论断人的,无论你是谁,也无可推诿。你在什麽事上论断人,就在什麽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这论断人的,自己所行却和别人一样。 罗2:1” 这里非常严厉的地方,是保罗并非只是说你们也有错,而是说,你们犯同样的罪。换句话说,你们这些道德家、宗教分子也是拜偶像,有着邪情癖好。因此,我们对于保罗在罗马书3:9的结论并不感到奇怪——人人皆在罪恶之下。所以,保罗指出这个罪,并非为了维持所谓的道德标准,或是从道德家,宗教分子的角度看这个问题。他是从福音的角度来看事情,而福音的第一步,就是让人人知道他们有罪。

7.无论是同性性行为的罪,还是任何罪,解决方法是十字架

这点是从上一点接着下来的。保罗在第一章到第三章所要证明的问题非常明显——神的忿怒向一切不虔不义的人显现,而且神的忿怒不但是指着那些明显是拜偶像、有着邪情癖好的人,也指着这所谓的道德家、宗教分子、犹太人等等,因为他们同样拜偶像,有着邪情癖好,只是不像先前的那批人那么明显而已。而神的忿怒的问题的解决方式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我们在十字架上作了挽回祭(Propitiation)的耶稣基督。


渴慕神事工中文在线资源 Desiring God Ministries Online Chinese Resources

十一月 15, 2007

我在查找一些翻译资料时,无意间发现原来渴慕神事工已经有一些中文的在线资源在此点击即可打开网站。而且不同语言的资源也能够在此找到。

不过其中的资源好像不多,比起韩国的资源来得少。 中文的资源有:

寻求喜乐 (Quest for Joy)

服事伤痛之人的21种方式(21 Ways to Minister to Those Who Are Suffering)

致齐墨曼拉比的公开信(简体/繁体) (An Open Letter to Rabbi Marcia Zimmerman, Temple Israel)

耶稣的苦难-样本 (The Passion of Jesus Christ)

盼望能够通过好像开源宣教之类的运动能够将更多很好的资料给予广大的华人基督徒。


著名基督徒的中文名字 Translating the names of famous Christians

十一月 15, 2007

This is probably a trivial issue. Just like to discuss the translation of English names into Chinese here. Some translations are merely transliterations such as John and 约翰(the Chinese is actually closer to the latin/greek original – sounds similar to Yohan). Other translations are better, as in not only are these translations close enough to the English pronunciation, the names themselves sound Chinese as well.

For example,

John Stott – 司徒德

Martyn Lloyd Jones – 钟马田

A.W.Tozer – 陶恕

R.A.Torrey – 陶瑞

Francis Shaeffer – 薛华

Ligon Duncan – 邓肯

Robert Morrison – 马礼逊

Hudson Taylor -戴德生

These could be names of any Chinese! But some other translations aren’t so Chinese sounding…

John Piper – 约翰·派博

Tim Keller – 凯勒

George Whitefield -怀特腓

Jonathan Edwards – 乔纳森·爱德华滋

John MacArthur – 麦克阿瑟

Friend, if you are reading this. Could you think of a better translations for the names? You can write the suggestions in the comments. 🙂 朋友,你能够想出一个比以上更好的翻译吗?呵呵

It is interesting to note that Chinese Christians usually adopt an English name for example 倪柝声 is Watchman Nee, 宋尚节 is John Sung, 苏颖智 is Patrick Soh etc. Thus, there’s little problem in putting their names in English. A notable exception (and I guess many others as well) would be 王明道, whose English books are published under the name Ming-Tao Wang, which is a transliteration of the Chinese. This is rather interesting and indicative of the direction of influence of Christianity.

In the end, these translations aren’t really important in themselves. What’s more important is what they teach, and whether what they teach coheres with what the Bible teach. May God continue to raise up his servants to build his kingdom, and we look forward to the day when multitudes shall praise his name, from many nations, and with many tongues. It is very much so today already but we look forward to the ultimate consummation.


The Living and Enduring Word (神长存活着的话语) – II

十一月 13, 2007

在前一堂的讲课里面,Carson教授坚持圣经的权柄和清晰。在这堂课里,他主要讲的要点有三:其一,圣经的完整性;其二,什么是释经讲道?其三,圣经的权柄、清晰、完整性应当如何影响释经讲道呢?

圣经的完整性(Sufficiency of Scriptures)

a.历史的回想

圣经的完整性这个教义的形成无疑是受到宗教改革时期总改革家和天主教之间争辩的影响。当时天主教相信圣经只不过是神寄存于教会的启示的一小部分。改革家对此的回应是坚持圣经乃是衡量一切的准绳。

b. 完整性是什么意思?

  • 圣经不能教导我们如何进行脑科手术、如何操纵电脑等等
  • 完整性并非表示我们能够从圣经里学习一切
  • 但是,圣经是足以教导神的子民如何按着神的旨意生活,并且预备他们迎接永恒(prepare them for heaven)
  • 提摩太后书3章16节已经将圣经的功能提示给我们知道
  • 神既在古时藉著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 就在这末世藉著他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也曾藉著他创造诸世界。(希伯来书1:1-2)这节经文让我们看见,神在末世藉着他儿子启示我们。
  • 因此,新约的启示基本上就是子的启示。
  • 末世-表示历史的见证人的重要性。(这点记得不清,大概是指基督教信仰跟历史连带重要关系。末世之所以称之为末世是因为在此之前发生了某件改变历史的事情)
  • 那这个跟我们培灵、圣化的过程有何关系?
    • 圣经是衡量一切的准绳。所以,真正能导致有培灵、圣化的效果的只有圣经本身。对此,圣经已经给予我们一切所需

什么是释经讲道

  • 基本上是一种将所有的重点都基于圣经经文的讲道
  • 讲道系列不一定按书卷顺序安排,大可有“试探系列”(即从亚当夏娃的试探,约瑟受的试探到耶稣受的试探的经文作为一系列),或是可以有“神的异象系列”(即讲解诸如以西结、以赛亚等看见神的异象的经文作为一系列)如此这般的讲道系列
  • 每个讲道的经文的篇幅可长可短。譬如,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讲罗马书讲了十三年之久,而且尚未讲完全书就退休。但是,另一个讲员可能在一个校园布道会里,在一个星期之内讲了罗马书第一到第八章
  • 专题讲道有可能有它的盲点,忽略的地方。释经讲道的优势在于因为注重一段一段地讲解圣经,能够宣讲神的整个旨意。
English-Chinese Bible
  • 由于释经讲道的重点都取自于经文,此类的讲道能够教导会众如何读圣经。
  • 再者,大可在讲道的前言里将讲道所涉及的主题视察一番。譬如,在讲解怀疑的多马时,可以在前言里解释怀疑有很多种,进入经文时再阐明多马的怀疑是属于哪一种。
  • 在讲道的历史里面,讲道还有另一个层面。
  • 释经讲道并非只是知识层面的喂养罢了。主要的目的是通过讲道而是神再次启示自己,让会众能够通过神的话语的阐明与神相遇。
  • 需要接着圣灵的恩膏、神话语的能力使会众与神相遇。
  • 释经讲道并非一种令人欣赏的艺术,而是神特意指定作为向他子民再次启示自己的管道。

圣经的权柄、清晰和完整对于委身于释经讲道的传道有何帮助?

  • 因为圣经是清晰的,所以传道无论是在准备讲章或正在讲道时,都能有信心胜任。
  • 能够使到讲道本身带有权柄。虽然派博(John Piper)和凯勒(Tim Keller)的讲道方式迥然不同,但两者的讲道皆带权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都藏于圣经之后。如果讲道后有人挑战他们所传讲的,大可讨论如何解释经文。但是如果问题不在于经文的解释是否错误,那挑战之人不但是挑战牧师传道,而且是挑战全能的神。因为,圣经的意思即神的心意。
  • 因为委身于释经讲道,信息有合乎圣经的专注。(原本说的是Narrower Focus,较狭隘的专注)罪、圣洁、新天新地等都是圣经重视的主题。释经讲道能够让神的话语来拟定章程。